细数花花草草中的骗子
2018-10-11 09:48:04    《中国中学生报》 人参与 0评论

   

  
  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或 多或少都会遇到一些骗局。其实我们大 可不必感叹人心不古,毕竟人类骗子们还是 不够资深,大自然中生存的骗术才是花样百出 而又源远流长。即便在看似人畜无害的花花草 草当中,也潜伏着无数完全没有底线的骗术 专家。不信?且让我们把这些扮猪吃老 虎的家伙细细数一数!
  
  番木瓜:安能辨我是雌雄
  
  香甜的番木瓜因为丰富的营 养价值,一向深得人们的喜爱。不 过,这些面目憨厚的果实也有着不为人知的腹黑往事。与大 多数植物不同,番木瓜是一种雌雄 异株的树木。它们的雄花与雌花天 各一方,只有靠蜜蜂之类的昆虫殷 勤做媒,雌花才能结出健康壮硕的 果实。然而,番木瓜的雌花却小气 得很,它们原本就没有花粉,还不 愿意分泌哪怕一滴花蜜。
 
QQ截图20181011094909.png
  
  说来令人奇怪,一毛不拔的 番木瓜雌花却依然门庭若市。原 来,番木瓜的雌花和雄花不仅颜色一样, 花形和大小也十分相似。为了增 强视觉欺骗的效果,雌花的柱头还 演化成了长长的五裂,看起来像极 了一根根饱含花粉的雄蕊。小 蜜蜂们分辨不出鱼目混珠的骗 子雌花,只好勤劳地拜访每一 朵番木瓜花,毫无报酬地把来 自雄花的花粉传递到雌花的柱 头上。
  
  毛瓣杓兰: 我有病,谁来治?
  
  藏身中国西部山林的毛 瓣杓兰,是一帮脑洞清奇的 家伙。明明小身板硬朗得 很,它们却喜欢装出一副病 病歪歪的衰样。它们那对 宽大的叶片上满是黑斑, 似乎分分钟都在不断霉 烂。好不容易开出一朵 花,毛茸茸的花瓣也像 是长满了霉点和菌丝。 其实毛瓣杓兰之所以努 力扮惨,并不是为了争 当悲剧演员,而是在算 计一类名叫扁足蝇的 飞虫。
QQ截图20181011095559.png  
 
  与喜欢便便的苍蝇不同,扁 足蝇的口味那是相 当的独特。它们在 幼虫时期啃蘑菇当 饭,长大之后就会 把真菌的孢子当成美 食。只要装成身受真 菌感染的可怜样,再 释放一些霉菌生长时 期经常散发的化学气体,毛瓣杓兰就能吸引大批扁足蝇 的热情光顾。爬过了一丛又一丛花 朵之后,单纯的扁足蝇们当然什么 都没吃到,毛瓣杓兰的授粉大业却 就此大功告成。
  
  银木果灯草 : 化身便便的种子
  
  身为一种貌不惊人的野草, 银木果灯草利用风力完成花粉的传 播,它们和授粉动物倒是没什么交 集。可是,该如何安排辛苦结出的 种子呢?一番奇异的自然选择之 后,银木果灯草的种子演化成了一 个黑不溜秋的小圆球,还散发出一 股令人一闻难忘的便便气息。无论是看起来还是 闻起来,这些种子都活像新鲜热腾 的羚羊粪蛋。
 
QQ截图20181011095632.png
  
  在大牲口稀少的南非荒野之 中,羚羊的便便也是一种稀缺资 源。突然找到了这么多唾手可得的 “粪球”,闻味而来的屎壳郎们个 个欢天喜地。它们会不辞辛苦地滚 走银木果灯草的种子,埋在地下当作儿女们的口粮。无辜的屎壳郎宝 宝可能因此三餐不继,银木果灯草 却得以把种子播撒到了远处。连与 世无争的屎壳郎都要骗,银木果灯 草们的良心真不会痛吗?
  
  长瓣兜兰: 身上长了“蚜虫”
  
  尽管长相十分小清新,长瓣 兜兰可谓是套路深深。它们漂亮的 花朵两侧,分别伸展出两片形如扭 曲飘带的修长花瓣,花瓣的背面还 长着许多深色的小点。远远看去, 这些突起的小点很像一群胖乎乎的 蚜虫。
  
  为了未来的宝宝们吃饱喝 足,食蚜蝇妈妈们通常是不见蚜虫 不产卵。长满“蚜虫”的长瓣兜兰 花,当然是雌性食蚜蝇产卵的好地 方。然而飘飘荡荡的长花瓣并不好 落脚,食蚜蝇妈妈只得试着停在花 朵中间的雄蕊上。
  
  但是,长瓣兜兰的第二层套 路来了!它们的雄蕊早就演化得比 抹了油还滑,降落的食蚜蝇妈妈多 半会“吧唧”一下,失足落进下面 兜兜形状的唇瓣里面。好不容易找 到了不滑的地方爬出来,晕头转向 的雌性食蚜蝇早已背上了花粉。在 另一棵长瓣兜兰那里再次上当的时 候,食蚜蝇妈妈就充当了一位不要 报酬的授粉者。
  
  海星花: 我已经是一朵死花了
  
  从本质上来说,海星花的招 数与长瓣兜兰相当神似,只是有着更加重口味的风格。又名大花犀角 的海星花,平日里是毫无个性的多 肉植物,到了开花时节却变得颇为 惊悚。它们五角星形的花朵散发出 浓烈的腐臭,毛茸茸的花瓣上密布 紫红色的斑纹,既像是一只死透了 的海星,又像是一堆正在腐烂的臭 肉。
 QQ截图20181011095707.png 
 
  对于一生以腐肉为食的苍蝇 来说,臭气熏天的海星花简直就是 世间最美的奇葩。一旦海星花成片 开放,嗅觉灵敏的苍蝇们就会纷至 沓来,贪婪地探索花朵的每一个部 分,大腹便便的雌性苍蝇还会不失 时机地产卵。如此一来,海星花们 的授粉问题是解决了,生错了地方 的苍蝇幼虫可就得饿肚子了。
  
  蜂兰: 我是雌蜂
  
  以人类的眼光来看,来自欧洲 的蜂兰长得可爱又有趣。它们小小的花朵拥 有一个大大的唇瓣,唇瓣上的图案 居然酷似一个咧嘴 大笑的小人,它们 因此也被人们叫作小 丑兰。
QQ截图20181011095748.png
 
  
  由于视觉系统与 人类不同,熊蜂家族 的帅哥们很容易产生 错觉,把这个毛茸茸 的唇瓣误认成漂亮的 雌蜂。为了增强骗术 的效果,蜂兰还会释放出类似雌蜂激素的气味。在视觉 和嗅觉的双重魅惑之下,雄性熊 蜂坚信自己终于找到了梦中女神。 这些渴望爱情的汉子会一头猛扑上 来,趴在蜂兰花的唇瓣上尽情亲热 一番。等到熊蜂觉得事情不对劲的 时候,唇瓣上方的花粉早已悄悄粘 上了它们的脑袋。
  
  鲁莽的雄性熊蜂有着一个坏 记性,它们很快就会飞向另一朵蜂 兰花,用再一次徒劳无功的求爱帮 助蜂兰完成授粉。套路满满的蜂兰 花,甚至会在骗术得逞之后改变气 味,防止自己反复受到熊蜂的激情 骚扰。
  
  文心兰: 有本事就来打我呀!
  
  作为蜂兰的美洲远亲,一些 种类的文心兰也把蜂类昆虫作为诈 骗的目标,只是在操作手法上有 节操得多。由于 花茎又细又长, 盛开的文心兰花 显得特别摇曳多 姿,因此也有着 跳舞兰的美称。 自然环境中的 原生文心兰花 型细小密集, 一丛被微风吹 动的花朵,就 像是一群正在 飞舞的野蜂。
  
  美洲丛林中的蜂类昆虫,大 多是性格好斗的小心眼儿,它们有 着强烈的领地意识,对于潜在的情 敌更是满怀戒心。这些神经质的小 家伙,很容易把随风起舞的文心兰 花当成挑衅的同类,随后便会冲过 去对着虚假的入侵者大打出手。如 此一来,文心兰花获得了干劲十足 的义务授粉服务,正牌野蜂们也成 功地教训了嚣张的“敌人”。如此 皆大欢喜的骗局,简直是一点毛病 都没有!
  
  张辰 摘自 蝌蚪五线谱网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