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玛雅人为何在地下献祭?
2018-11-22 09:39:29    《中国中学生报》

   QQ截图20181122093430.png

  
  在伯利兹西部森林中有一个巨 大的石灰岩山洞,人称水晶坟墓洞 穴,洞中钟乳石尖的水已经滴了成 千上万年,汇成洞内长河。洞里有 闻名遐迩的 20 岁女子,人称水晶少 女的遗骸。作为千多年前宗教仪式 的一部分,一名古玛雅牧师将她献 祭于此。
  
  过去50年来,在古玛雅范围内, 从墨西哥的尤卡坦半岛到萨尔瓦多, 已经发现了数百个进行宗教仪式的 山洞。如同水晶坟墓洞穴这样的山 洞中发现了人或动物的遗骸,以及 陶瓷罐、石器、珠宝、小石雕、用 来放血的黄貂鱼骨刺。其他山洞中 还有祭坛、石膏平台、通道和纪念 碑等神秘的石头建筑。在一些洞中, 每一洞室都用这类建筑装饰。
  
  当时,古玛雅人开发这些地下 深洞,遭遇了极大的挑战。除部分 有漫射的弱光外,洞内大多一片漆 黑。他们在洞内河流中 水、游泳, 还得攀登悬崖绝壁,征服了现代人 要用绳索才能进入的地段。莫伊斯 是中美洲山洞考古学家联盟的成员, 该联盟致力于解开地下洞穴的文物 之谜,她花费了 20 年时间爬行于森 林中的洞穴内,这一切都是为了弄清一个问题:为什么玛雅人选择如 此黑暗、偏僻的洞穴进行献祭?
 
QQ截图20181122093707.png
  
  地底下的密室
  
  古玛雅领地占据了大部分中美 洲,但它的核心地区则是围绕水晶 坟墓洞穴的茂密森林,即现代的伯 利兹和危地马拉。在公元250年至 950 年,这段被考古学家称为经典时 期的岁月中,这里聚集着许多金碧 辉煌的城市。伯利兹南部的科潘城 当时就有3万居民,向西约几小时 路程的蒂卡尔有 10 万人,附近的卡 拉科尔有 18 万人。国王在各个城市 大建石刻纪念碑和金字塔。玛雅人 研究天文、创作乐曲,用优雅的象 形文字书写卷轴书或手抄本,这是 前哥伦比亚美洲最先进的书写系统。 但是与所有文明一样,玛雅王国最 终衰落。他们的繁华都市被废弃, 并被森林吞没。
  
  从 19 世纪中叶开始,考古学家 们纷纷涌入森林,以搜寻古人的踪 迹。他们最先注意的便是当地有很 多山洞。玛雅王国坐落在柔软的水 溶性石灰构造上,人称喀斯特地貌, 就像地珊瑚礁,内有成千上万的洞 穴。这里有涌出地下河流的石灰石 洞穴,干的山洞,也有灌入水的落 水洞。
  
  洞穴研究也逐渐成为玛雅考古 学中的重要部分。作为佛罗里达州 大西洋大学研究生的莫伊斯来到了 伯利兹,她加入了伯利兹西部地区 洞穴勘察项目。
 
QQ截图20181122093720.png
  
  在考古队,莫伊斯了解到,洞 穴是在玛雅艺术和文学中反复出现 的主题;洞穴被画在陶瓷花瓶上, 写入歌曲和诗句中,刻在石碑上, 她说:“玛雅人迷恋洞穴,对玛雅 人来说,洞穴就是通向另一个世界 的入口。”
  
  在洞口附近的漫射光照明区, 考古队发现了一些陶罐和当作祭品 的蜗牛壳。随着进洞的深入,祭品 的品种增多,数量增多。在离洞 1/4 英里处的中心洞室中,考古队发现 了令人震惊的丰富文物,莫伊斯及 其团队清理出 14 具人的骨架,包括 水晶少女。其中一些藏在角落,另 一些散落在地面,他们在一柱粗长 的钟乳石根部发现了两具年轻人的 骨架,他们的肢体已被肢解。莫伊 斯在黑暗的裂缝中还发现了婴儿的 骨架。他们细心地拾取了文物的样 品,用以送交碳同位素年代鉴定。
  
  结果却令人困惑。接近入口处 发现的文物源于公元250年至9世 纪。而在漆黑的主洞室发现的文物 则源于公元8世纪至9世纪。在好 几个世纪中,玛雅人的活动区域限 于洞口和邻近的漫射光照到的弱光 区域,只是偶尔涉足漆黑的洞区。 可是在公元 8-9 世纪,玛雅人又突 然开始频繁地进入黑暗的深洞区。 他们一次又一次深入洞中留下祭 品、举行仪式和执行献祭。然后, 如同开始一样,他们在洞内的活动 也突然终止。在公元 9 世纪中叶以 后,玛雅人再没有留下洞内活动的 痕迹。
  
  该地区其他洞穴的情况也大致 相同。在距水晶坟墓洞 25 英里的切 切姆哈干洞,莫伊斯发现了同样的 遗物。洞内的陶器具和烧火的灰烬 表明,大约在公元前 1000 多年还一 直有人来到洞内,在公元8和9世 纪,来访活动突然猛增。甚至尤卡 坦的巴兰康切洞的活动规律也是如 此;陶器被封藏在隐秘的洞室内, 它们都是公元 9 世纪的物品。
  
  大约1100年前,玛雅人突然 迷恋于洞穴,他们一次又一次地深 入到黑暗的洞室。让莫伊斯感到迷 惑的是,到底是怎样的变化驱使玛 雅人突然进入地下呢?
  
  古玛雅的崩溃
  
  公元9世纪是玛雅历史上的 动荡年代。现在的伯利兹、危地马 拉和洪都拉斯曾经是古玛雅的大都 会,都从9世纪开始灭亡。经过6 个世纪的传奇繁荣,玛雅的心脏地 带突然变成一片废墟。蒂卡尔的人 口从9万人降为1万人。科潘和卡 拉科尔的人口也急剧下降。在石柱 上刻下建造日期的国王们都停止了 建造工程,纪念碑上留下的最晚日 期是公元909年。一度辉煌的都市 被森林吞没,考古学家将这一过程 称为古玛雅的崩溃。
  
  针对玛雅崩溃的原因,玛雅文 化专家们展开了数十年的争论。一 些学者认为玛雅人遭到外来侵略者 的频繁攻击,或者是贸易路径中断 而导致经济衰退。其他学者则把原 因归结于传染病的流行,或者大规 模的民众反抗。莫伊斯认为,9世 纪的洞内奇特祭品应该与玛雅的崩 溃有关联,但她不知是怎样关联的。
  
  在 21 世纪初,谜团开始解开。 德州的一名玛雅文化专家理查德 森·吉尔结束了长达 17 年的对南美 洲古代气候的研究。吉尔检查了湖 底沉积物钻芯,树的年轮和洞中钟 乳石的岩芯。在分析了各种数据后, 不容置否的结果展现在他面前:在 公元 9 世纪初,降雨量急剧减少。
  
  吉尔描绘出可怕的场景:水库 和池塘干涸,种在山坡地上的农作 物枯死,饥荒流行,数百万人死亡。 幸存者失去了希望,逃至海边、湖 旁。
  
  于是,莫伊斯疑惑,是否洞 内祭品与干旱有关?她返回到以前 研究的玛雅人与洞穴的关系中,并 阅读了一些艺术史方面的书籍。在 其中一本书中她见到玛雅花瓶的照 片,花瓶上绘着洞穴的侧影,形状 很像猛兽的嘴巴。洞内蜷缩着一位 怒眼长发的神,他是恰克,玛雅人的雨神。
  
  莫伊斯还见到一群现代玛雅人 的照片,他们是玛雅崩溃时幸存的 古玛雅人的后代,他们跪在洞中手 持蜡烛在祈祷。他们多数在收获季 之前来此祭拜求雨。
 
QQ截图20181122094215.png
  
  洞穴里的干旱祭礼
  
  莫伊斯再次进水晶坟墓洞穴 时,她把自己想象成排在古代玛雅 人进洞朝圣的队伍中。他们举着火 把, 着水,向前方黑暗的洞室前进。 他们背上载有巨大的陶瓷罐。朝圣 者们用精心设计的诵经祈祷方式缓 缓走动。队伍中的一名牧师胸前佩 戴着羽毛徽章,腰间挂着一把拴在 护套中的黑曜石刀。一名 20 岁的女 子走在队伍的中间。
  
  栽培季节已经来临,但老天还 是不下雨。水库和水塘都没有一滴 水,山坡上的田地焦干缩裂。在城 市中,人们纷纷议论,要离开这里, 到海边去,一些人认为敬奉给雨神 的祭品不足,如果能送去更丰盛的 礼物,或许能安抚雨神,带来降雨。
  
  最终牧师拔出了刀,在火把的 光照下,牧师当着站立起来的祈祷 者将年轻女子献祭给雨神。
  
  在莫伊斯眼前不禁出现了数千 名绝望的玛雅人在平台上唱着、跳 着,献祭活人祈求降雨的场景。莫 伊斯说:“正当玛雅王国陷入崩溃 时,他们仍在做出最后的努力来讨 好恰克。”她称这种在地下进行的 献祭为干旱祭礼。
  
  肖文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