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象战助力苏联击败德国
2018-11-27 09:30:14    《中国中学生报》

   QQ截图20181127093049.png

  
  俄罗斯气象史上曾有一位大元 帅气象学家,这就是约瑟夫·朱加 什维利·斯大林。1899 年,这位年 轻的格鲁吉亚人来到第比利斯地球 物理天文台担任气象观察员,并在 这里工作了 98 天,其职责是把所有 测量气温的仪器每小时巡查一遍, 并观察云量、风速和气压等情况, 然后登记到专用日志本上。
  
  1901 年,斯大林离开天文台, 44 年之后成为苏联大元帅。正是在 他的提议下,卫国战争期间苏联人 开始向敌后飘放探测气球,探测天 气情况,为制订航空兵行动计划提 供参考依据。
  
  第二次世界大战推动了军事气 象学的迅猛发展。1941年,苏联 组建了第一支军事气象分队。德国 海军上将弗里德里希·鲁格曾说, 二战时气象情报的价值相当于一种 “特种武器”。苏联红军最后大获 全胜原因很多,但气象预报工作功 不可没。相反,德军就缺乏有关苏 联冬季天气的情报,不知道这是德 国天气预报部门的失误,还是野战 条件下无法进行此类研究的缘故, 但事实表明,德国人 1941 年对莫斯 科的严冬的确没有做好准备。因为 部队需要准确的天气预报以确定战 斗行动实施的时间。而苏联人在卫 国战争期间已将水文气象部门列入武装力量序列。1941 年 7 月 15 日, 红军水文气象总局正式成立,并与 中央天气研究所一起编入国防人民 委员会,接受总参谋部的直接领导, 各方面军和集团军司令部也设立了 水文气象处。
  
  战争初期,因苏军接连败退, 许多城市失陷,苏联天气预报员无 法获取这些地区的天气情况,因此 只能面对残缺不全的天气预报图工 作。为了解决这一难题,1942 年, 苏军在白俄罗斯和斯摩棱斯克地区 的游击队里找到了一些队员,教会 他们观察气象以及操作仪器的方 法,获得的气象资料通过无线电发 送到莫斯科的游击战中央司令部, 再转发给各集团军司令部、航空兵 和中央天气研究所,从而把残缺不 全的气象预报图里那些空白地点尽 力补充完整。工程师们还在水文气 象工作人员的直接参与下,紧急研 制出结构紧凑的自动化无线电气象 台,它由两个小箱子组成,用飞机 空投到德军后方,一昼夜可以发报4次,传输距离可达几百公里,获 取飞行航线上的天气信息。
  
  正是由于获取了德军飞机不适 合出航的情报,1941 年 11 月 7 日 的红场阅兵才得以顺利进行;莫斯 科保卫战期间,也是在获得了冰雪 路面可供坦克通行的气象情报后, 最终确定了当年12月份大反攻的 开始时间;苏联人还在莫斯科运河 里利用人造洪汛制造了一次破冰行 动,成功地阻止了德军在莫斯科以 北地区发动的攻势。另外,在制订 1942 年冬天沃尔霍夫方面军、西北 方面军和加里宁方面军作战计划, 1943 年夏秋强渡第聂伯河,1943 年 冬天斯大林格勒保卫战以及击溃德 军大规模部队集群时,天气预报都 发挥了非常大的作用。同样,正是 因为水文气象保障有力,列宁格勒 大围困期间著名的拉多加湖冰雪生 命线才能顺利开辟和运转。
  
  二战结束几十年之后,法西斯 德国也组建过类似气象部队的情况 才大白于天下。1944年9月,U-307 潜艇将11人送到了斯匹次卑尔根 群岛东北诺尔多斯特兰岛,绝密行 动“赫德根”就此拉开帷幕。这是 德国极地考察学家威廉·德格领导 的一个军事气象学家小组前来开展 气象数据搜集和研究工作。他们建 造了一座秘密气象台,向德国源源 不断地发送气象数据。这部气象台 直到德国投降也没被发现,一直到 1945 年 5 月底,德国气象学家才与 驻扎挪威的英军联系,请求将他们 从岛上撤走。这也是德军最后一支 投降的部队。但在临行前,德格将 所有考察材料、日记和电影胶片都 埋在了岛上,直到 30 年之后,他同 样从事科研工作的儿子才把它们挖 掘出来。
  
  肖文

最新评论

  • 验证码: